新聞中心 > 青島號 > 正文

諦聽“青潮” | 青島文學館四周年·以王統照主題文創為念

2019-06-20 08:42 來源:青島文學館
分享到:

坐落于湖北路5號的青島文學館,于2015年6月19日正式開館運營,今天已經滿四周歲了。


又逢六月盛夏,院里的柿子樹再一次枝繁葉茂、果實青青。青島文學館也將一如既往,為各界良友在城市喧囂中辟一壤凈土。



若你也常來文學館,若你也常從樓梯拾級而上,必會對墻壁上次第排列著的十二位文化名人印象深刻。他們均曾在青島長期居留,并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筆耕痕跡。值此建館四周年之際,我們鄭重地請出其中一位前輩巨匠——王統照。


王統照(1897 -1957),中國現代著名作家,字劍三,筆名息廬、容璐,山東諸城人。為中國新文學運動的奠基者之一,也是青島現代文藝運動的創始人。1933年9月出版的長篇小說《山雨》,是新文化運動中的現實主義代表作之一。


王統照于1927年遷居青島,先后在青島膠濟鐵路中學、市立中學任教。當時的青島尚處于膠澳時期,被稱為“文藝沙漠”,沒有新文學刊物,只在報紙上有文藝性的副刊。1929年9月,王統照創立出版了青島文學史上第一種文學期刊——《青潮》。


《青潮》創刊號

在創刊詞《我們的意思》中,王統照寫下了這樣一段話:“我們想借助文藝的力量來表達思想,在天風海水的浩蕩中迸躍出這無力的一線青潮,也或是頗有興致的事吧。”

盡管因經濟情況所限,《青潮》只發行了兩期,但這份刊物對于青島新文學的意義,卻猶如荒野凍土中的一抹新綠,開啟了無盡的可能。1935年春,王統照旅歐回國,在青島與老舍、洪深、吳伯簫、孟超、臧克家等人一同創辦了青島民報周日副刊《避暑錄話》,從此奠定了青島的“避暑”意義。


青島文學館館藏《避暑錄話》


青島文學館出品《避暑錄話》復刻本

王統照居于青島海濱近30年,對青島文學界的影響十分深遠。《青島素描》一文,依稀可見他對青島的“全景式”解讀。而在他的短篇小說中,亦有青島相關題材,《海浴之后》與《沉船》兩篇,均以日占時期的青島為背景。城市對文學的影響,文學對城市的映照,猶如海邊潮聲,時起時落,卻生生不息。

王統照曾寫下這樣的詩句——“然而時間是過去了,所留與我的,卻在何處?”光陰的故事總是步履不停,但那些被時間帶走的事物,終將以另一種形式回歸。

故此,青島文學館在開館四周年之時,推出王統照主題文創紀念品,以表達一份微末的緬懷和尊崇。讓我們站在歲月的堤岸上,一起傾聽“青潮”的回音。


“春花”——青島文學巨匠王統照詩歌簽

歲月的風霧氤氳不散,歷史的面貌若隱若現,但我們卻可以借助文化脈絡的爬梳整理,讓泛黃模糊的記憶再度清晰可辨。

作為新文學運動最早的新詩詩人之一,王統照的詩歌清麗雋永、情感充沛。既有對生活的贊美、對愛情的憧憬,亦有對理想的追求,對現實的批判。我們摘錄了《王統照文集》中十五首詩歌的佳句,配以大師早年著作封面,制成一套“詩歌簽”,旨在還原歷史痕跡,重拾文學記憶。



《山雨》《一葉》《黃昏》《霜痕》《片云集》《江南曲》《春雨之夜》《青松之下》……詩意的書名,雅致的封面,三四十年代的文人情懷,似也可成為今時今日,我們“定位”閱讀的理想坐標。

重印《爐邊文談》

重刊說明

文|臧杰

《爐邊文談》是王統照先生暮年病重所作,所錄八篇短文曾連續刊于《前哨》月刊,1957年12月由山東人民出版社合輯印行。

其時的王統照已經氣力將盡,仍以文字明示他在文學現場,這也是先生的文學人格令人景仰的所在。

于青島新文學而言,王統照的貢獻無人能及。他不僅在1929年為青島的文學荒野貢獻了《青潮》,更扶助影響了諸多文學新人;從1935年的《避暑錄話》到1945年的《潮音》副刊,王統照作為獨立作家在不斷推出豐盈著述的同時,總不失公共作為與擔當。可以說,他始終是與“文學青年”站在一起的。

至今,先生已遠行六十二載,青島舊居頹敗,濟南墓園荒涼,然灼灼其華仍在文學后輩的心中。

《爐邊文談》是大匠揮小斤,今以小斤復拜大匠,也可算是尊崇的心跡吧。



我要爆料 免責聲明
分享到:
? 青島新聞網版權所有 青島新聞網簡介法律顧問維權指引會員注冊營銷服務郵箱
陕西11选5开奖视屏